Arashi,Tokio,V6

SA,雙塔,坂博
不拆,無H則無差

寫我所想,看我所望,雷點低,萌點怪,請多包含!

翻譯區:
http://tsuuyakubuiroku.lofter.com/
PW=1+2
1.長老兩位血型(攻受順)
2.長老兩位年月日和(8位)

順帶一提,上面寫的不拆不逆

© C('◇')
Powered by LOFTER

[弱虫/山坂♀] If...-03

偷懶了很久,
大概也沒有人記得這篇了吧,
放上來也就當存個檔


山坂 ♀

 

坂道女體化

假設卷島沒有去英國

時間點大概在第一次IH之後,秋葉原水瓶事件之前




3。

從總北高校的後門坡滑下,真波無視雨水所帶來的危險,應該說他沒有餘暇去管,他只是一心想要理清自己的想法

他想要小野田在自己的身邊跟自己一起前進,卻又無法接受因為跟對方比試落敗所帶來的不甘和自責。

 

--如果可以把坂道君鎖在自己身邊就好了,永遠地肩靠肩,誰也不比誰靠前,誰也不會遠離對方,這樣爬坡的話就不會感到痛苦了

 

豆大的水滴劃過真波的臉孔,撫過他緊皺的眉頭,真波只能低頭拼命踩著,為什麼會有那樣複雜的情緒呢?既快樂又痛苦,無數次在他腦中閃過的念頭再度出現:

 

如果坂道君從來都沒有在他生命中出現的話...?

 

但真波只是一搖頭繼續向目的地踩,他不能再讓思緒變得更混亂,現在要做的事只要一件,要去確認小野田的狀態,要去確認那個人能否再讓自己得到快樂,雖然那同時也伴隨著不甘和痛苦。

 

嘰一聲,LOOK剎停在小區中一棟再平凡不過的和式屋門前,真波抬起手想要按門鐘,卻發現自己的手像是被無形的結界擋住般,輕輕地顫抖著,卻無法觸碰近在眼前的按鈕。

 

都來到坂道君家門了,卻連踏出第一步的決心都沒有嗎?真波低頭自嘲著。

 

『啊啦這個藍髮的孩子好熟的臉啊...還推著自行車,你是之前在箱根跟坂道比賽的孩子嗎?』從後方傳來女性的聲音,雖然沒有正式見過面,但看著對方圓圓的眼睛以及溫潤的臉龐,真波不難推測出對方是小野田的母親。

 

『初次見面,我是真波山岳,是小野田坂道的......對手。』在介紹自己的身份時,真波愣了一下,連相遇時的水樽都丟棄了的自己說不上是坂道君的朋友吧,在大腦一片空白之際,東堂曾說過的話一瞬浮現起來,坂道君對自己而言,是重要的對手......

 

小野田太太看著對面入神得發愣的真波,不由得想現在的年輕人真熱血啊,對手這種稱謂竟然能被用於自家坂道身上也是一種緣份,只可惜......她輕輕搖頭不再想下去。

 

小野田太太把門打開邀請真波內進,真波看著位於深處,昏黃的門燈所映照不到的樓梯,他深吸一口氣把LOOK放在庭園中BMC的旁邊然後邁步走進屋內。

 

小野田的家雖然外面看起來是和式,但裡頭的裝修卻是以鵝黃以基調,充滿暖意的家,就像坂道君本人一般,光是看著就能從中獲得力量。

 

可是真波站在通往二樓睡房的樓梯前卻無法向前進,小野田的母親一進門就跑到廚房去吩咐自己先上去坂道君的房間,但面對前方漆黑一片的樓道真波卻感到畏懼,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明明只要前進就可以見到坂道君,就可以從日日夜夜佔據自己腦海的人之中得到答案,但無邊的恐懼卻從黑暗之處沿著他光裸的雙腳爬到他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中—自己在害怕坂道君,自己在害怕再一次被勾起那段痛苦的記憶。

 

突然從樓梯頂處傳來一陣腳步聲,真波本能地想要逃,但雙腳卻被腦海中滿溢的對小野田的思想控制,要來了,坂道君要來了!

 

『媽媽,我想...』小野田坂道完整的身姿出現在真波眼中之際,他的視野有一瞬間像被縮窄了,只能看到對方被包裹在寬大的衛衣之下,小巧而玲瓏有致的曲線,奪回視野,真波無法知道自己是以怎樣的表情把視線從小野田的身體游移至對方的臉上的,但從對方受傷的表情看來,自己看起來大概

 

 

 

 

 

 

--很失望吧。


评论 ( 3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