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shi,Tokio,V6

SA,雙塔,坂博
不拆,無H則無差

寫我所想,看我所望,雷點低,萌點怪,請多包含!

翻譯區:
http://tsuuyakubuiroku.lofter.com/
PW=1+2
1.長老兩位血型(攻受順)
2.長老兩位年月日和(8位)

順帶一提,上面寫的不拆不逆

© C('◇')
Powered by LOFTER

[喻黃] 舟與文州 (少天生賀)

青梅竹馬梗(?

鄉村風

捏造多

OOC


================================================

風鈴隨著微風吹送輕輕晃動,黃少天躺在木製的長廊上,他聽著從老式電視機中偶爾傳來的話語聲跟婆婆的笑聲,感覺好像又回到了兒時。

 

突然一陣涼意貼到臉上,黃少天抬頭一看,笑得無比慈祥的公公遞給他一罐王老吉。像軟體生物一樣黃少天依依不捨地從地上爬起來,那雙曾為藍雨打下一片天的手感受著鋁罐上傳來的溫度。

 

「這都不是冰的!」面對自幼照顧自己的兩老,黃少天說著任性的話,平日在藍雨中銳利精明的他消失不見,現在剩下的就只是一個愛撒嬌的孩子。

 

「你們城市的孩子都愛喝冰的,這麼寒涼大熱天不就容易喝壞肚子嗎,沒有冰過的才是最下火啊!」

 

鄉下地方不流行用冰箱,罐身上沒有在城市中習慣的霧氣和水珠,只殘留著公公手心的溫度,溫暖而不腻人,讓人安心的觸感。

 

公公樂呵呵地拍拍黃少天露在空氣之中的白肚皮,他就像隻被打擾的睡貓般翻起身,邊嘴上碎碎唸著邊打開罐子。

 

鄉下的地方就是大,以木建為主的小屋十年來從未改變,連小時候被黃少天打破的花瓶都還崩著個缺口留在原位。但有樣東西讓黃少天相當在意,那就是被翻出來的照片簿。

 

黃少天盤腿坐在矮桌前興致勃勃的翻起那本相簿來,他記得小時候沒有這種東西,小時候曬照片還不是那麼流行,他們家是有相機,但要沖曬的話要拿到車程兩小時的城裡去。

 

所以黃少天一直都不知道那黑黑的小盒子是拿來幹什麼的,他爸爸就只跟他說,那是用來把時間記錄的神奇法寶,這句還害黃少天怕了好一陣子。

 

隨手翻翻,小時候的黃少天相當頑皮,完全就是山大王個性,哪裡都要走走,哪裡都要看看,相片裡都是林林種種不同的地方,但都只有黃少天一個人,除了某張映有兩個沾滿泥巴的小孩的照片。

 

說真的黃少天對於兒時的事已經不是太清楚了,記憶非常模糊,只記得那是一段特別快樂的時光,但在他記憶中他大部份時候都只有自己一個,村裡其他的孩子早就被城裡的爸媽帶走,能說上是伙伴只有一個人—小舟。

 

那張微微泛黃的照片把他像碎片一樣的記憶重新整合在一起,那是一段特別孩子氣的回憶......

 

就像所有的村子一樣,黃少天老家的村子後面有一座特別好看的大山,翠綠翠綠的,樹長得特別莊,花開得特別豔,大人們都忙於自己的事情不會特意上去那座大山,所以黃少天特別愛在那裡流連。

 

 

山林盛密,在深山之中有著無數被自然蚕食而成的風貌,沒有人登陸的秘境中黃少天仿佛成了一國之主,他可以在裡面花上一整天只為探究這座宮殿中未知的寶藏。

 

被風沙磨蝕而成的山洞,被大地牽引而成的小瀑布,延綿不斷的溪水,只要看見一處黃少天就會為它們取個名字。

 

而在眾多寶地之中,黃少天最喜歡的就是位於森林深處兩棵參天大樹中間的樹洞,那裡是他的秘密基地,不管是不及格的測驗卷還是有好感的女生送的飾物都會被他一一放在這個樹洞裡,那裡是他的避風港,也是他快樂王國,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的,黃少天專屬的世界。

 

—所以,當某天黃少天捧著從婆婆那裡拿到的竹笛子,卻看到有個人在他的小天地中翻翻找找時,他就馬上扔下一切衝過去一把將他抓住。

 

「你是誰?幹嘛入侵我的王國?」

 

對方被黃少天按在身下,雖然怒意不絕地湧上來,但黃少天還是有仔細地觀察對方。

 

鮮有被日光照射般的雪白肌膚,細瘦的四肢,純白的襯衣和麻質的短褲,明顯是外地來的孩子。但這樣就更讓黃少天生氣了:一個不知哪來的小混球為什麼要進來我的王國!?

 

那個孩子的表情說不上是驚慌,他更像是驚訝,像是看到什麼新奇物種一般。他們默默地對視了一會兒,直至那孩子突然開口說:「闖入你的世界真是不好意思。」

 

他的表情認真而誠懇,語氣中帶著一股不卑不亢的態度,黃少天第一次在村子裡遇到年齡相約的孩子,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好,只好悻悻然地放開手坐起來拍掉山上的落葉。

 

對方也跟著坐起來了,從他的一舉手一投足看來確實是個相當有教養的孩子,大概是從城裡來的吧,黃少天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小王國,突然有種不是滋味的感覺。

 

「這個樹洞裡都是你的東西嗎?」

 

孩子突然發話,他的雙眼溫和似水,澄徹得像一個沒有波瀾的湖,被這樣的眼睛看著黃少天莫名地變得老實起來。

 

「對啊!那些都是我的寶物,怎麼樣,厲害吧?」

 

「連不及格的測驗卷都是寶物嗎......?」

 

「那是......你這人怎麼都隨便翻別人的東西來看啊!?」黃少天又羞又惱滿臉通紅,他的膚色較黑不太容易看見,但對方緊盯著他變得赤紅的耳尖就忍不住輕笑起來。

 

「對不起呢,我只是想看看那些東西上有沒有寫出路。」

 

原來是迷路了啊......黃少天一邊想著一邊打量對方,嘛想的也是,對方那身襯衣跟短褲怎麼看都不是進山的打扮,更不論他那雙染滿泥沙的皮鞋。

 

「唉真沒辦法......就這一次啊,真的就這一次啊!天叫這裡都沒有人來。」黃少天把被他扔得一地都是的東西收好在樹洞裡,他小小的身影一旦進入那個黑漆漆的洞就完全消失不見,孩子靜靜地看著黃少天小巧機靈的身影。

 

「還真像隻小精靈呢......」孩子腹誹著。

 

不消一秒黃少天就像隻貓一樣又從樹洞裡鑽出來,他搖搖頭把插在髮上的幼枝撥走。他走到孩子的身邊,向他伸出手:「來抓緊我吧,再迷路可就沒有像我這麼熱心的救你了。你給我記住啊,今天救了你的人的大名是黃少天,是黃。少。天!」

 

黃少天伸出來的是一隻小小的,被泥巴跟碎石染滿的手,但孩子看著就覺得莫名的安心,他總覺得這隻手值得信任,他可以把前路交由這隻小小的卻堅定不移的手帶領。

 

「啊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我總不能一直喊你你你吧?」黃少天領著孩子穿越密林,他稚嫩的臉被樹枝劃出一道道微小的傷痕,在漸暗的光線下眼睛如同火炬般明亮,孩子看得迷住了,仿佛是神明降臨。

 

突然在心裡,孩子產生了一個大概到長大後都不會明白的念頭:自己想要跟這個人在一起,只要跟他在一起,有他為自己開拓前路,他就可以無所畏懼,他們就是無敵!

 

「少天,我叫文州,喻文州。」


「為什麼突然就叫我名字了.....算吧,你說什麼......?舟?你這人名字只有單字真奇怪啊!」

 

穿越森林所發出的沙啦聲把喻文州的聲音蓋住了,黃少天笑著回過頭看喻文州。他的笑容非常有感染力,那是打從心底裡漫延出來的笑意,喻文州看著也溢出一個溫柔至極的微笑。

 

現在不記得也不要緊,終有一天,我的名字,會成為刻在你骨肉中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兩個孩子手牽手走出後山密林時天色早已昏暗,黃少天的婆婆跟一個打扮端莊的女士站在村口看起來非常焦急,看到兩個孩子沾了一身泥濘以及黃少天臉上的擦傷兩邊家長差點沒有氣昏過去。

 

喻文州其實是跟隨考察員的父母來村子附近做地質考察的,只會留在這裡一天,父母怕喻文州覺得悶便讓他自己找地方玩,但他一不小心就跑進後山,結果饟成這樣的小冒險。

 

黃少天的公公跟喻文州的爸爸聽罷笑得歡快,他們拍著兩個孩子的肩看起來還挺欣賞的樣子,說什麼男孩子沒有點冒險算什麼男子漢大丈夫。

 

公公還拍了一張兩個人破破爛爛的照片留念,說是為了記念兩個人的努力,孩子王的黃少天只是覺得遜憋了扭著頭生悶氣,他沒有看到的是喻文州看著他的眼神。

 

那是一種確信,一種憧憬,少天,我們日後一定會再遇,那個時候,請你再繼續好好帶領我的一生。


FIN

用一天爆完的,大概明天會改文,總之只想說少天生快!






评论 ( 3 )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