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shi,Tokio,V6

SA,雙塔,坂博
不拆,無H則無差

寫我所想,看我所望,雷點低,萌點怪,請多包含!

翻譯區:
http://tsuuyakubuiroku.lofter.com/
PW=1+2
1.長老兩位血型(攻受順)
2.長老兩位年月日和(8位)

順帶一提,上面寫的不拆不逆

© C('◇')
Powered by LOFTER

[喻黃] 病嬌三十題 13,14

好久沒更這個系列,

短短的兩則


OOC


OOC


OOC




==============================================
13.“会永远和我在一起的吧?” 


霓虹燈聚焦在台上,藍雨眾人臉色陰沉,他們跟台下的記者對視,兩方的神色都充滿不解和焦躁。

 

迷惘而焦急的記者緊盯著座上的新任王牌盧瀚文,仿佛只要看著他就可以知道黃少天在當打之年突然宣佈退役的原因。

 

沒錯,今天是黃少天退役的記者會,可是台上卻不見藍雨正副隊長的身影,沒有人知道他們的音訊,仿佛世界上從未存在過喻文州跟黃少天兩人。

 

如豆大的汗滴從鄭軒等人的額上滑下,他們該怎樣才能在台下的鎂光燈面前把從黃少天房間中看到的景象公開呢?

在雪白的牆壁上,有人以鬱藍色的油漆寫上了一行字。


--少天,你會永遠和我在一起吧?

 

 

 

 

 

 

而牆壁的角落處,一行小小的鉛筆痕跡刻在白色的粉漆上:

當然了,直到海枯石爛。

 

 


14. 自残 

 

喻文州身上有著林林總總的傷痕。

 

這件事只有黃少天一個人知道,藍雨正副隊長同屬一間宿舍一個房間,每天晚上,榮耀劍聖就會以一雙銳利的眼睛捕捉對手,也就是自家隊長身上的傷疤。

 

喻文州對黃少天像是視姦一樣的行為完全不在意,他甚至不急於穿上衣服,總是悠悠的用搭在肩上的毛巾在頭髮隨意抹乾,然後才徐徐地從衣櫃拿出素色的薄T套上。

 

雖說傷疤是男性的勳章,但那也不是什麼像華美的裝飾般需要炫耀的事,黃少天悶悶地窩在被子裡繼續沿著傷痕的深淺追蹤它們的源頭。

 

暗紅的痕跡深淺不一,時而像條線,時而像一撇,時而雜亂無章,時而井井有序,黃少天覺得自己好像讀懂了什麼,這是……故意的嗎?

 

傷痕最集中的地方是喻文州左胸膛的位置,一條又一條曲折的紅線交織成莫名的形狀,縱然有些已經褪色,但仍清晰可見

 

--那是一顆血紅的心臟。

 

“啊,終於發現了嗎?”喻文州感受到黃少天驚詫的視線,他語氣帶著無可奈何的寵溺。

 

“少天難道不喜歡嗎,我送給你的,我的心。”喻文州貼近黃少天的耳邊,輕輕呢喃道。

 

黃少天顫抖著眼瞼輕輕閉上眼睛,但他知道再睜開眼時這也不會化成惡夢消失。


TBC

第一篇跟第二篇的少天態度完全不同,

大概是我的私心吧,

都差不多一半了怎可以讓隊長一直單戀下去XD


评论 ( 3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