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shi,Tokio,V6

SA,雙塔,坂博
不拆,無H則無差

寫我所想,看我所望,雷點低,萌點怪,請多包含!

翻譯區:
http://tsuuyakubuiroku.lofter.com/
PW=1+2
1.長老兩位血型(攻受順)
2.長老兩位年月日和(8位)

順帶一提,上面寫的不拆不逆

© C('◇')
Powered by LOFTER

[喻黃] Masquerade (吸血鬼X狼人) 03 完

-好像跟初衷有點不同了orzz

-結尾傖促

-越寫越覺得如果少天也是吸血鬼可能還好寫一點......


============================================


人類對吸血鬼有奇異的幻想,有一部份是對他們的恐懼,但更多的其實是深藏心底的向往,他們總希望在哪個濃如墨的夜裡被擁在對方冰冷的懷裡接受令人迷醉的親吻。

 

黃少天從前不懂這箇中扭曲的追求,但當他的血液一點一滴被吸乾時他才發現,自己這樣一面倒的被對方吸引繼而成為獵物的表現,跟曾被他嘲笑愚蠢的短命種又有什麼分別。

 

狼人感到憤怒又羞恥,對方分明就是一早設好陷阱讓自己墮進去,現在的他相當明白,這隻在一瞬間將自己的血液抽掉一大半的吸血鬼並非等閒之輩。

 

但大量的力量流失令他連保持清醒都很困難,帶著難以致信以及被羞辱的怒意,他直至倒下前都拼命睜著眼睛想要把這隻吸血鬼的面容刻進腦內: “你……到底是誰?”


“我叫喻文州,但更多人偏向稱我為—元老。”


與即將要陷入昏沉的意識掙扎的迷糊之間黃少天發出短促的嘆息,他想要追問更多,奈何僅活了三百年的軀體支持不住,狼人還是倒在吸血鬼的懷內。

 

喻文州低頭看著癱軟過去的黃少天露出無奈的笑容 “果然太久沒吸血,下手太重了。”


從黑暗中步出另一隻吸血鬼,他恭敬地從喻文州手中接過昏過去的狼人。


“元老,明明今夜的宴會是為了讓你補充睡眠時的養份而準備的,為什麼你反而會對一隻僅僅三百歲的狼人……”


元老,喻文州沒有馬上回答,他注視著大廳內人類與吸血鬼交纏在一起污濁而混亂的景象,臉上不帶一絲表情。

 

從侍從的角度看過去,喻文州的臉容很平靜,仿佛什麼事都不能把他撼動


他看著這個在漫長的歷史中一直孤身立在頂峰的吸血鬼之父輕輕閉上雙眼,良久,酒紅色的瞳孔再度聚焦室內,而大廳卻已經回復最開始一片歌舞昇平的樣子。

 

黑暗被光明驅散,再也不復存在。


“你知道嗎?”元老沒有回頭,他那雙看遍萬年的眼睛繼續注視著室內, “站在光明處的,不一定是純淨;而藏於黑暗的,也未必不純。”

 

侍從低著頭,恐懼讓他的視線無處可去,剛才在大廳裡狂歡的黑暗生物當中也有各種族的上級者,但現在他卻不敢想像他們的去向。

 

當黑暗被光明取替,繁星才得以顯露他們的光芒,喻文州遵從自然的法律,他們要退場了。

 

狼人並非純粹的黑暗生物,如同名字,他們是光明及黑暗混合在一起的,充滿矛盾的存在。


喻文州無法把他帶到那個不見天日的國度去,縱是再感興趣,他只能看著對方的耳朵和尾巴在星辰的光芒下逐漸退去,任由他回歸光明之處。

 

侍從在喻文州的指令下小心翼翼地將黃少天放在地上,他脖子上的傷口癒合得飛快,吸血鬼心裡暗自驚訝,那位孤高的上位者竟然在吸血中把自己的元魂留了一小部份在對方體內。

 

元老沒有理會侍從的驚訝,他劃開群山,在虛空中製造一個黑暗的虛無,


既然無法把他帶走,就只好讓對方主動來找自己。

 

在陷入黑暗前,元老再看了一眼伏睡在地上,已然完全變成人類模樣的黃少天,他的眼中是寫不完的留戀及期盼。

 


--星辰荏苒多少年,能跟我一起接受歷史的洗刷的,會是你嗎,少天?



END

=========================================
感謝收看!歡迎評論XD
沒想到只是一個梗就會變成三千字啊......
越寫越亂,如果這樣也明白喻隊的心境的小伙伴我大概會感動到哭(......)

评论 ( 9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