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shi,Tokio,V6

SA,雙塔,坂博
不拆,無H則無差

寫我所想,看我所望,雷點低,萌點怪,請多包含!

翻譯區:
http://tsuuyakubuiroku.lofter.com/
PW=1+2
1.長老兩位血型(攻受順)
2.長老兩位年月日和(8位)

順帶一提,上面寫的不拆不逆

© C('◇')
Powered by LOFTER

[喻黃] Masquerade (吸血鬼X狼人) 01

一切感謝絕密檔案3!

PO主話嘮程度可比少天,鋪墊多,請多包含/(_ _)\



夜幕低垂,華燈初上,深山的別墅中,人們把真實身份隱藏,沉醉於歌舞聲色之中。

 

奪目的燈光迷惑了人的雙眼,真真假假,是是非非,一切都變得模糊,連黑暗也得己進佔光明。

 

黃少天坐在一旁觀望大廳中的男女,他們全都打扮光鮮,衣香鬓影之間,又有誰注意到當中有至少三份之一並非人類?

 

一個又一個妙齡女子被面具下的黑暗生物蠱惑,她們的生命並不會被終結,只是陰霾一但纏上就再也甩不掉。

 

酒杯裡暗紅的液體自中心蕩漾化開,黃少天知道不少低等的吸血鬼會被酒的顏色剌激起來,變得像隻愚蠢的野獸般四處獵食,他討厭這種原始的行為。

 

畢竟他們黑暗物種大都超越了時間限制,早已將時空停滯在歷史的洪流之中,時間累積下來的智慧使黃少天不能接受這種過於流俗的陋習。

 

一股血腥的臭味突然在大廳中漫延.那些理智本就俳佪在崩潰邊緣的吸血鬼一下子忘卻理智,悽厲的叫聲混雜在野獸的低吼中響遍一室。 


真是太愚蠢了!


黃少天一邊想著一邊離開被污染的大廳,身為狼人的他雖然不會像吸血鬼一般見血就發狂,但獸類的天性多少還是會令他不適。


 一道玻璃門劃下了分明的界線,陽台外的世界寧靜而美好,純粹的黑夜連半點月光都沒有,群山青翠的自然氣息包圍著黃少天,這才是黑暗物種應該生存的世界。 


正當黃少天享受著這份孤寂的寧靜時, 一道身影闖入他的視線。


 那是一隻吸血鬼,他的臉孔很年輕,體格也沒有特別壯碩,但外表並不能說明他們的全部,真正重要的是他的力量。 


低等的吸血鬼的核心光芒是俗氣的腥紅,而隨著等級的上升光芒會一直轉化至淡黃,是為現存最高等的統治者。 


雖然跟他有一定的距離,但已經活了三百年的狼人還是能感知到對方的力量,那是一種似有若無的顏色,他的核心並不明確,在黑暗中載浮載沉散發著界乎於灰與白之間的光芒,讓黃少天無法揣測。

 

但他並不在意,反正狼人本來就對吸血鬼不太熟悉,可能只是個新人而已吧。

 

黃少天就這樣保持著距離沒有靠近,那隻吸血鬼似乎也沒注意到他。


但一旦這個空間變得不再孤寂時黃少天就無法再靜下心來,對方的存在感逐漸放大,使得黃少天不由得把注意力放到他身上。

 

新生吸血鬼面對鮮血的引誘應該毫無抗拒之力,但那人完全無視室內的血腥盛宴,他坐在陽台的椅上凝視著陷入睡眠的山林,看起來祥和得不像是那個嗜血的種族。

 

黃少天對他產生了些許興趣,吸血鬼終究比狼人對血來得敏感,到底他還能維持這副老神定在的模樣多久呢?

 

時間像是停止了一樣,那隻吸血鬼從始至終也沒有為大廳內的狀況所動容,他只是偶爾轉換一下坐姿,那份平靜仿佛他可以就這樣坐到天荒地老,

 

仿佛時間的流逝對他而言毫不重要。

 

但就算是黃少天也不會有興趣盯著個石像看,他百無聊賴的聳聳肩打算回到已經血洗完畢的舞廳去。

 

他沒想到轉過頭的一刻,自己會撞上一個沒有溫度的身軀。

 

“為什麼要盯著我看呢,狼人先生?”




TBC

评论 ( 5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