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shi,Tokio,V6

SA,雙塔,坂博
不拆,無H則無差

寫我所想,看我所望,雷點低,萌點怪,請多包含!

翻譯區:
http://tsuuyakubuiroku.lofter.com/
PW=1+2
1.長老兩位血型(攻受順)
2.長老兩位年月日和(8位)

順帶一提,上面寫的不拆不逆

© C('◇')
Powered by LOFTER

[喻黃] 病嬌三十題 (10-11)

慣例警告

以及這次11爆了字,所以先放了

OOC


OOC


OOC





10.朋友书包里的恐吓信 

 

葉修走到房門前,瞥見地上一個純白的信封。

 

那上面沒有署名也沒有收件人,它靜靜地躺在地上,看起來多麼的與世無爭。

 

葉修把它撿起拿到大廳去問了一圈,卻沒有人知道誰放下了那個信封,也沒有人知道收件人是誰,一無頭緒的葉修只好拿到房間細細研究。

 

別是什麼新型郵件炸彈啊,他笑著想。

 

信封被打開,一張白紙悠悠的飄出來,那上面沒有什麼可怕的語句,只有一行秀逸好看的字。

 

“少天,是我的。”

 

葉修想起剛剛突然來說要舉辦興欣藍雨聯合訓練營的喻文州笑著離開的模樣,不由得深深地吸了一口煙。

 

--少天,你真是惹上了個不得了的人啊!

 




11.在身体上的某处刻着你的名字

 

好像從很久以前,喻文州就不喜歡在人前裸露身體。就算是在三十多度的高溫之下,他還是穿著薄薄的白襯衫,站在樹蔭下,笑得如沐春風。

 

黃少天其實很疑惑,他們從訓練營時代開始就住同一個房間,但喻文州從來都沒有在他面前更衣。

 

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嗎?一直以來黃少天都對對方的私隱表示尊重,但今天卻格外之不同,他像受到了不知名的引誘般,很想要知道喻文州衣服下的秘密。

 

夜涼如水,對面床鋪上的人早已入睡,黃少天小心翼翼地走到喻文州床前,緊張又好奇的心情讓他覺得自己變得非常奇怪,不過本來趁夜裡窺看隊友的裸體這種事怎麼都是奇怪的了。

 

手抖得像嗑了藥一樣,黃少天一邊解開喻文州睡衣上的扣子一邊覺得自己像是犯了什麼禁忌,好像正在打開一道被加上重重封條的大門。

 

對方較自己蒼白的皮膚逐漸曝露在空氣之中,燈光並沒有點亮,但就著窗外透進來的月光,黃少天隱約看到喻文州瘦削而挺實的胸膛上像是刻有什麼字句。

 

黑暗讓黃少天的視線變得模糊,他情不自禁的把手放到喻文州的胸膛上,用指尖閱讀那上面的刻印。

 

那大概是幾個中文字,黃少天心想,第一個字筆劃好多啊!

 

“……黃……少……”

 

微涼的手突然握住黃少天的手腕,他一抬頭正好對上喻文州在黑暗中更顯深邃的雙眼。

 

“在跟我心臟只差一寸的地方,刻的是你的名字啊,黃少天。”



感謝收看,依然歡迎評論


评论 ( 8 )
热度 ( 12 )